沃草筆記》二二八消失的檢察官-王育霖
標籤

沃草筆記》二二八消失的檢察官-王育霖

 

王育霖身著法袍的個人照,確切拍攝時間不明,推測攝於 1944 年京都任官時。(圖片來源,授權:Public Domain)(王育霖身著法袍的個人照,確切拍攝時間不明,推測攝於 1944 年京都任官時。圖片來源:wikipedia,授權:Public Domain)

1919年生於台南市的王育霖,1932年從台南末廣公學校(今天的台南市立進學國小)畢業,考上台北高等學校(位於今天的臺灣師範大學)「尋常科」,通過當時被視為是「全臺灣升學最大難關」的考試,在當時臺灣人參加這個考試的綠取率僅有0.1%。在1936年畢業之後,隨即進入該校的「高等科」的文科,並且在1939年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

 

在當時許多臺灣學子從高等學校畢業後,選擇就讀醫科,但王育霖認為「讀法律才能向日本人爭取到臺灣人應有的權利」,於是在1940年報考並順利進入當時日本的最高學府-東京帝國大學法律系,他在就學期間,於1943年考取了連日本人都難以通過的日本高等文官司法官考試。因在校成績與高考成績都相當優秀,東京大學法學部的部長、日本貴族男爵的穗積重遠博士特別推薦他,最後被指派擔任日本第二大法院「京都地方裁判所」的檢察官,成為第一位殖民地出身的臺灣人日本檢察官。

 

1945年8月,二戰結束,王育霖希望早日回臺灣為家鄉服務,除了自己趕著回臺灣外,也協助將多位滯留在日本的臺灣人送回臺灣,因此被推舉為京都臺灣同鄉會會長。1946年2月返台後,基於檢察官必須迴避本鄉的原則,王育霖到新竹地方法院任職檢察官。

 

王育霖在新竹期間他偵辦不少貪汙案件,例如「粉蟲案」,當時中國國民黨派任的新竹市長郭紹宗少將被市民檢舉私吞美國援助臺灣用的救濟奶粉,而在偵辦此案時,王育霖曾經收到「你若膽敢辦下去,一定會後悔」等威脅,且在偵辦過程中遇到重重困難,最後他帶著搜查令和公文卷宗,連同法警,前往新竹市政府進行調查時,但反被市府報警謊稱是市府遭到包圍,在推擠爭執的過程中他的搜查令和公文卷宗都被搶走,王育霖因此辭職。

 

在這幾個月的經歷中,王育霖發現中國政府並非如他原先所期待的「祖國」,在政治嚴重干預司法的狀況下,王育霖想要盡一己之力來改革司法,為弱勢者與蒙受冤屈的人發聲。在申請律師資格的期間,王育霖受建國中學校長之請,到該校擔任公民及英語老師,此外他也兼任林茂生教授所主持的《民報》的法律顧問。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王育霖得知亦師亦友、最了解和支持臺灣人的George Kerr(葛智超),因已成為政府眼中釘,故將離開臺灣不在回來,於是在3月14日下午他要為George Kerr送行,剛踏出門口卻發現皮包不在西裝內,因此折返回家拿。當他與妻子陳仙槎說話時,突然數名陌生人進門,指名要找王育霖,陳仙槎立刻應變回答「這裡沒有王育霖」,但他們翻開王育霖的西裝,看到上面繡有「王育霖」三個字,於是將人帶走,並以槍抵住陳仙槎不准同行。事後陳仙槎四處尋人,但始終完全沒有下落,這一年,王育霖才28歲。

 

陳仙槎後來帶著兩名幼兒搬回台南生活,但除了二二八家屬身分外,因王育霖的弟弟王育德在日本從事台獨運動,因此陳仙槎經常被情治人員監視、調查戶口,相較其他二二八家屬所承受的壓力更大,也經常讓她擔心中國國民黨政權會以「廖文毅模式」來對付她,因此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

 

王育霖的兒子王克雄和王克紹在2017年出版懷念他們父親的書《期待明天的人:二二八消失的檢察官王育霖》。

 

王育霖的弟弟王育德在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於1949年偷渡到日本,除了投入臺灣獨立運動外,也致力於台語研究的工作,因名列國民黨政府的黑名單之中,一直到1985年過世,都未曾再踏上故鄉臺灣的土地。王育德的女兒王明理在2014年的318運動(太陽花運動)後,覺得彷彿看到父親王育德的意志散落在臺灣年輕人身上,因此寫下《故鄉的太陽花》一書,告訴父親王育德,他看到燦爛的太陽花開在故鄉春天的街頭。此外,被視為台日友好的吉祥物臺灣達(Taiwander)為王明理的女兒(王育德的孫女)所創作。

參考資料及延伸閱讀:
王明理女士口述。
蔡焜霖先生口述。
張炎憲、胡慧玲、黎中光採訪紀錄,《台北南港二二八》。台北:吳三連基金會。1995。
王育德,《王育德自傳:出世至二二八後脫出台灣》。台北:前衛出版社。2002。
李筱峰、陳孟絹著,《二二八消失的臺灣菁英》。台北:玉山社。2015。
王明理著,陳麗君譯,《故鄉的太陽花》。台北:玉山社。2015。
王克雄、王克紹著,《期待明天的人:二二八消失的檢察官王育霖》。台北:遠足文化。2017。

做筆記的人:林瑞姿、薛翰駿